常已

【于远】在远方

#HPAU#年龄设定随HP

说实话,邹远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他正排在长长的新生队伍里,因为姓氏是最后一个字母打头的原因,他是最后一个接受分院的新生。不过,如果只是戴上那个黑帽子就能分院的话,倒是比想象中的咒语能力测试好上不少。

要问原因的话就说来话长了。
这么多年来,巫师与麻瓜通婚屡见不鲜,但邹远倒是个扎扎实实的纯血。
嗯,超纯的,一色的赫奇帕奇。

并没有什么瞧不起这个学院的意思,且邹远的祖祖辈辈们都是以赫奇帕奇为荣的,毕竟这是个真诚、踏实、善良的学院,只是基本上这个学院学生们都对学习,不是很有兴趣。
由此,哪怕是个纯血家族,邹远的魔法水平几乎就跟麻瓜出生的也没什么差别。

本来邹远都做好安安稳稳进入赫奇帕奇学院,安安稳稳毕业,最后进入家族代代相承
的魔法部中的一个部门。
可是他在特快列车上遇到了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前辈!
对于他的一问三不知,前辈也是非常耐心地回答他。问及前辈是哪个学院的,学长大笑着说:
“大家都说我最适合格兰芬多,我偏偏去了拉克文劳!”

拉克文劳啊!
邹远眼睛亮了一小下,马上又暗淡了。
“那前辈,我可能不能和你进同一个学院了,我们家族都是赫奇帕奇…”
纯血家族关于学院的传承,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上个世纪的韦斯莱家族,就是最好的例子。而跳脱开家族的“学院传承”的,虽不算多,但也不至于稀少,但是从世代斯莱特林的学生进入格兰芬多、世代赫奇帕奇进入拉克文劳这样正面对立的学院还是会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但也不是没有。再要举例子的话,远的话大概就是半个世纪前世代斯莱特林的布莱克家族的西里斯进入了格兰芬多,近的话六年前家族世代是格兰芬多的孙哲平前辈进入了斯莱特林。

哦对,孙哲平前辈这个例子还是特快列车上那个前辈告诉自己的呢!
当时他这么举例,然后一副特高兴的样子,说:“不管是世代传承还是陈规旧律,都不能挡住我的步伐!”

邹远彼时仿佛也被感染了一般,他握紧了拳头:“那么前辈前进的方向是什么呢!从一开始就是拉克文劳吗!”
他一张口就发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正懊恼着不想让前辈发现自己的傻气,心想着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嘴那么笨才会妥妥地进赫奇帕奇吧。

“啊…其实一开始不是啦…”前辈脸上的大笑收敛了一点,似乎是沉浸在了什么往事当中,“等你到了拉克文劳再告诉你!”

“什么嘛…我又…”邹远刚开口就忍不住停下了,前辈靠着窗撑着头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一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少年流露所能的出的,目光深远,仿佛穿透了几年的光景。邹远看不真切,却依稀能感受到那份鼓励和略微的失落。

失落?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不自信吗?前辈怎么那么善良,这么为我考虑…是希望我有自己的目标和突破的勇气吗?
还是当年发生过什么让前辈伤心的事了?

这么胡思乱想着,邹远突然一个箭步向前,做出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举动,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前辈的右手——“前辈!我会努力进入你的学院的!”

前辈的右手大拇指第一个指节下端有厚厚的茧子,食指指腹也是,一摸就是常握魔杖的手。不过前辈会有怎样的魔杖呢?
等等,我这么做前辈不会拿他的魔杖指着我吧?

又是一阵胡思乱想,就在邹远惊惧地准备抬起头的那一刻,眼前一只清瘦却有力的手覆了上来,捏了捏邹远有点嘟嘟肉的小手,那变声期的略微沙哑的带笑的声音在邹远的耳边传来:“别一口一个前辈的啦,我也就比你高一个年级罢了。我叫于锋,我在拉克文劳等你。”

此刻,瑰丽的未来在远方,而同行者就在身边,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高兴的呢。

-fin?-

西里斯-Sirius-小天狼星布莱克

————

第一次写全职同人OAQ,献给初恋CP!一直期待写篇叫《在远方》的于远,终于实现啦。

可能有后续!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