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已

【于远】七年(一)

HPAU《在远方》的后续 于远ONLY

时隔多年人们提及那年的分院,最津津乐道的不是跳脱飞扬的刘小别走向了斯莱特林长桌的那一刻;不是一腔热血的孙翔在知道自己没进格兰芬多而进了赫奇帕奇后那骤然变色的模样;不是和邹远身为近亲的唐昊在帽子刚一触到头发,“格兰芬多”四字便在大厅轰然炸响的一瞬间;而是邹远和分院帽“旷日持久”的只有他们知道内容的长谈,以及分院帽最终嘹亮而释然地报出的,居然是拉克文劳的名字。

这…简直是一个家族的反叛者!

纯血家族的影响力哪怕是在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后也并未有太多减退,因此彼时的大厅霎时沸腾了起来,议论纷纷。麻瓜出身的新生见此情形也是连忙向身边的前辈们问东问西,直到他们也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或许只有坐在拉克文劳长桌后方的于锋,注意才不在这上面,他少年老成地抱着手臂,看着远处还站在三脚凳旁,手紧抓着帽子,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因为紧张、羞怯、惊喜、不可置信而红扑扑的邹远,终于还是绷不住抿着的嘴唇,高兴地咧开了嘴,朝台子上挥了挥手。

邹远在低头议论的人群中自然迅速地发现了于锋,就在他眼睛倏地发亮的一瞬间,于锋又把咧开的嘴合上了,于是邹远只看到了他唇角淡淡上扬的微笑。

嘿嘿,学长为我高兴呢。邹远的笑容根本藏不住,唇角几乎都要咧到耳后。直到麦格校长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去学院桌了,他才面红耳赤地下台。

麦格校长善意地理解为了这是进入了对立学院的不适与担忧,想着还得去和学院长打打招呼,得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自信愉快的七年才行。

不论如何,他们最初的七年,开始了。

虽说是凭着一时的热血上头,但对于拉克文劳的学院生活邹远还是非常期待的。
——仅仅只持续到到达学院休息室门口的前一秒。
级长——他刚刚说自己叫张伟——居然告诉大家,进入休息室要回答入口处画像提的一个问题。
不论对错,只看能不能合那位博学多才的画像先生的口味了。

就像今天的问题—“倘若世界毁灭,人类还剩下什么?”
邹远低头认真地思考着,大概是文明,或者精神吧?身侧同是新生的李华悄悄侧头问了他一句:“你觉得是什么,是人类非物质文明吗?”邹远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级长不加思索答道:“那要看那个时候人类的能力是否足以在这种大型伤害中保存一定文化或文明了。若是以我们魔法界及麻瓜的目前水平,什么也不会剩下。”
“言之有理。”大门开了。

邹远和李华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于锋从一旁经过,拍拍邹远的肩膀,有点乐不可支:“别紧张,第一年都这样。”

然后看着邹远看自己的眼神从敬仰到敬畏,简直哭笑不得。

拉克文劳和斯莱特林是四个学院中在接受学生方面最严格的二者,坏处是喊起口号来明显不够有气势,好处则是…可以两人一间宿舍。
“你好,我叫李华,接下来的七年请多多关照啦。”
“邹远,一样。”

疲惫的一天过去了,邹远仰躺在床上,尽管心情还是非常亢奋,神志却不由自主地飘忽起来,强撑着侧过头打算换身睡衣再睡,却一下子被李华的欲言又止的模样和忽明忽暗眼神惊得褪去一半睡意。

“你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邹远迟疑地问道。心下一沉,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没进家族代代相承的学院,虽说分家的唐昊也没进,但总不至于进到对立面去呀,像是把整个家族否定了一样。对于这点,肯定很多人心中都有所疑问和质疑。

今后肯定还会面对更多质疑的,不只是学院内,还有家族内的,都要一一面对起来!悄悄握紧拳头,邹远心想。

“你和刚刚那个前辈是亲戚吗?关系真好啊,我是麻瓜出身的,在学院里都没有熟人,超羡慕你啊!”李华说着自嘲的话,眼睛却闪闪亮亮的,明显其实没把这个太当回事,只是一点点介意罢了,初入学院,他对未来满怀着期待和自信。

“才不是亲戚呢,是火车上认识的…朋友吧。”这番话完全出乎邹远的意料,想到李华的出身,便也释然了,他大咧咧地揽上李华的肩膀,“不虚,小爷我罩你!”

他想起分院帽跟他说:“你的血液告诉我你是赫奇帕奇,你的血统告诉我你可以去斯莱特林,你敢于否定我的勇气决定了你是格兰芬多,我不知道你为何坚持去拉克文劳。”
他还想起那个低沉的声音,仿佛跨越了百年的时光:“伊莲娜要是还在,肯定会很高兴有人这么对她的学院如此执着。那么好吧,既然你确实也有一定的资质,我承认你的选择。”

选择这个学院当然不止为了于锋的几句话,他只是更想要证明自己,证明给家族里的人看,自己不是循规蹈矩的懵懂少年,不想要按部就班直到进入不喜欢的岗位,不想要人生被早早地预定。
本来也不必如此绝对的直接进入拉克文劳…就如分院帽所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也并非是不佳的选择。

至于为什么是拉克文劳…
大概是在最后踏上分院式的台阶时,脑海中一闪而过了,一个人朝车窗外望去时坚定的眼神。

挥开李华意图一掐自己脸颊的手,邹远以大字型倒在床上,心满意足。

从今天起,我将踏上自己的旅途。

—fin—
伊莲娜 拉克文劳创立者

本来打算七年一年一章的!
计划失败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