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已

【于远】七年(二)

HPAU

虽说自己确实是来了拉克文劳…邹远坐在闹哄哄的餐厅里,看着眼前的一大杯牛奶,后知后觉的想到现在距离于锋要告诉自己他之所以选择拉克文劳的理由已经有大约两个礼拜了。
但不论是自己或是于锋,估计都是忙翻了。自己第一个礼拜是在整个楼里找教室,后来在不断变化的旋转楼梯上选择放弃;第二个礼拜只好不断提早离开宿舍,早早地吃早饭、找教室以免迟到。
而于锋在一年级时就是被学院魁地奇队早早瞄准好的“种子球员”,每天需要更早地起床训练,晚上也总是很晚才会回到休息室。

可能是因为作息不同的缘故,他很少遇到于锋。难得一次在休息室门口遇到他,他正在回答休息室门口画像先生提出的问题——“人类探讨世界的中心到底有哪些方面的意义?”

这个问题邹远之前回答过,他的答案是:“最主要的还是有关于人与世界之间关系的意义。人类能够开阔视野,了解世界的庞大和自身的渺小。同时能够将世界与自身二者相联系,知道世界的中心对于世界的意义,然后改善自身,让自己也有所包容、有所立足的人。”
画像先生的回应是:不错的答案。
他已是有些得意。便等着于锋的回答,顺便听听给他的回应。

“没有意义。对我而言,世界的中心就在我的脚下,先有我,后有映入我眼中的这个世界。对每个人而言,世界的中心意义不同,所以对整个人类来说,没有特别的意义。”
“很有见地。”门开了。
于锋点点头,走了进去。

于是那时走廊尽头的邹远彻底傻眼。

此时的邹远还愣愣地看着牛奶出神,突然感到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一转头,看见了唐昊凶神恶煞的脸。

唐昊和邹远本身便是一个家族中不远不近的亲戚,因为同龄的缘故相处的倒也不错,本来邹远还担心两人没分到一起会有所嫌隙,结果在上课的第一天在草药课、魔法史、飞行课都遇上了他,便彻底收回了那份担心。

不过二人在各自的学院内都有各自的好友,便也没有当年那么无话不谈了,此刻唐昊一副凶样大老远跑来,邹远也是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孙翔那小子…”唐昊像是从牙缝中挤得一样,“孙翔那小子竟敢侮辱赫奇帕奇…居然还有胆子向我提出决斗?”

邹远咕咚几口喝完冒着热气的牛奶,跟李华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地拽着唐昊离开餐桌,问道:“我没理解逻辑,到底什么意思?”

唐昊颠来倒去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几遍,明显是气的不轻,后来仿佛是终于想到了要把事情交代清楚,这才简单交代了一下。大意是孙翔看不起赫奇帕奇,觉得自己明明天赋异禀却进入了这样一个没什么特色的学院,实在是难以接受。在他和他火车上认识的朋友刘小别抱怨赫奇帕奇之后恰巧被路过的唐昊听见,唐昊揪着孙翔的领子想让他道歉,可孙翔不仅不道歉,一些更过分的话也被他吐了出来。

于是,和事佬·体贴·小别·刘·斯莱特林上线,他说:大家都是巫师,还是体面地解决问题吧,不如我们决斗吧?

之所以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是因为巫师间的决斗是四个人的战斗,两位巫师先打,一方不行了,那他的助手上。很明显,刘小别的意思就是:我是孙翔的助手。

毕竟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也是百年的敌人,唐昊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手一松,说了句“你等着”便昂首离开,来找邹远了。

唐昊身为格兰芬多,揪着别人对于侮辱赫奇帕奇一事而道歉,邹远倒是没多意外,因为是他可能也会这么做。
毕竟他们共同的好兄长张佳乐,正就读于赫奇帕奇五年级。

“所以说…”邹远艰难地开口,“我是你的助手?”
“嗯,如果你可以的话。决斗信我已经接受了,今晚八点,学院楼西楼外近禁林的第七棵桉树旁边。”唐昊两指夹着那封信,坦荡地说。

乖乖,这得违反多少校规啊。对于决斗,邹远倒是不怎么担心。四个一年级的小孩,能倒腾出什么呢?总不至于是不可饶恕咒吧。

所以…

“那走着!”邹远说。

之后的真正决斗倒是可以略作不提,几人刚刚到位,架势还没来得及摆开,巡逻的费尔奇先生的破锣嗓子已经吼开:“那边是哪个学院的小崽子?都给我停在那里不许动!”

这里可是有四个学院的学生,而且个个都不想自己学院扣分,于是也不管什么新仇旧恨,一股脑你推我搡地逃进了学院楼。在一阵大眼瞪小眼后,待到终于没了费尔奇先生的声息,他们也没了决斗的心思,你顶一句我冲一句的往前走时,走到一个楼梯口,正巧遇上结束魁地奇训练的斯莱特林魁地奇队的队长王杰希。

四人在和他草草对视一眼后就低下了头,哪怕是唐昊孙翔这样的刺头也实在顶不住王杰希的探究的目光,更别说是刘小别,他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因为在开学式那天,眼前的这位级长就曾说过:“如果你们让学院的荣耀因你们蒙上阴霾,就得做好承受前辈们怒火的准备。”

五人之间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王杰希便开口了:“小别你先进学院休息室吧,在大厅里等我。其他几个人你们先在这等着,哪也别去,我去找你们学院的前辈来,再讨论一下这件事怎么处理。”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和别的学院离得实在太远,他们三人就靠墙坐在这里等着。

等得邹远都迷迷糊糊的快要入睡。隐隐约约听到唐昊和孙翔的小声交谈,又恍恍惚惚觉得有脚步声从转弯处传来,渐渐地那小声交谈又听不见了,半梦半醒之间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一个瘦削的肩膀。

“于锋…前辈?”邹远费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一路被于锋背着走,因为太困了,连震惊和窘迫都没了力气。
“嗯,是我。”那人侧头看了看他,露出了棱角初现的侧脸,“太困了就别说话了,我会把你送回寝室的。”
“哦…谢谢于锋前辈…”邹远声音又渐渐低了下来,“对了,还有谢谢前辈的牛奶…”余音越发细微,几乎都要听不见了。明显是又进入了梦境。

虽然之前没机会说,但是邹远是知道的,每天早上会在自己特定的位子前放一大杯热牛奶的,只可能是一个人。更别说这个人还如此细心,施了一个保温的小魔咒,让这杯一直散发热气的牛奶静静地等着它的主人。


其实也没有必要特地去了解他选择拉克文劳的原因了。邹远迷迷糊糊地想。之前他说“我在拉克文劳等你”,其实说的不对。

应该是“我在拉克文劳陪你”,才比较准确。

此时的邹远还不知道这次失败的“决斗”不过是他数十次决斗的开始,他也还没有收到“The best assistant”的称号,他还只是放松自在地靠在于锋肩膀上,几乎忘记了眼前的少年之比自己大了一岁。

此时的于锋也不知道未来他会成为多少后辈追逐的目标,他也还没有拥有一个足以让千人依赖信任的背影,他还只是一个肩膀都没撑展开的少年人,现在能做到的只是赠予一个不断给他惊喜的后辈一场好眠,以及每天默默地为他准备一大杯牛奶。

然而温暖的现在也很让他们高兴。

因为还有大片光辉的未来正等待他们去开拓。


-fin-

费尔奇先生-一个不会魔法的凶凶的老爷爷,喜欢抓违规的学生

———
其实都是甜甜的日常
毕竟按年龄来说他们才11、12岁我还不好意思让他们干什么呢


评论(1)

热度(28)